Pages

Tuesday, 27 January 2015

余秀華

《穿過大半個中國去睡你》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無非是
兩具肉體碰撞的力,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麼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我是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讚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
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一院子的玉米棒子多麼性感》
它的黃,僅僅是一種顏色?
此刻,我的敘述中斷,在一院子的玉米中間走失
我是它們其中任何一個都矯情
我是它們中間任何一個都居心不良
它們橫七豎八,漫不經心
好吧,這樣的高傲前我願意低頭
我粗魯地把它們想成男人的生殖器官
我把它們踢飛起來,或者把它們踩扁
沒有誰阻擋我成為一個女王
我善良地時候,也會爆米花
讓它們如花地觀摩
--------愛情或者,寂寞
其實今年雨水少,玉米長了蟲,發了黴
我確定那些蟲都是女性
所以我掐死它們毫無憐憫
被蟲蛀過的玉米棒子被我扔在一邊
------被惡俗偷過心的人
怎麼配進我的小院
《在打穀場上趕雞》

然後看見一群麻雀落下來,它們東張西望
在任何一粒穀面前停下來都不合適
它們的眼睛透明,有光
八哥也是成群結隊的,慌慌張張
翅膀扑騰出明晃晃的風聲
它們都離開以後,天空的藍就矮了一些
在這鄂中深處的村莊里
天空逼著我們注視它的藍
如同祖輩逼著我們注視內心的狹窄和虛無
也逼著我們深入九月的豐盈
我們被渺小安慰,也被渺小傷害
這樣活著叫人放心

那麼多的穀子從哪里而來
那樣的金黃色從哪裡來
我年復一年地被贈予,被掏出
當幸福和憂傷同呈一色,我樂於被如此擱下
不知道與誰相隔遙遠
卻與日子沒有隔閡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