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Monday, 12 March 2012

On Translation

我從來沒有請人先譯初稿過。我知道的人裡面也沒有人請別人先譯初稿的。當然這種事情要結果好的話一切都好,不是請人先譯初稿是好或壞的問題。只是我個人認為,如果請別人先譯初稿,那麼翻譯這種工作的最美味部份不就流失了嗎?因為翻譯最令人怦然心動的,再怎麼說都是把橫寫出來的東西化為直寫出來的東西那瞬間。那時腦海裡的語言系統,一收一放的舒展肌肉的感覺,真的舒服的不得了。而且翻譯出來的文章之活潑靈動,正是從這初始的舒展中誕生出來的。這快感,恐怕只有實際嘗過的人才會知道。


(村上春樹,「村上朝日堂是如何鍛鍊的」)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