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Friday, 30 September 2011

離交流道還兩公里的時候車子突然覺得不太對勁,只想快快下高速公路喘口氣,但是越跑卻頭越昏。從前不會這樣子的... 只要想自己的年歲,車子就緊張,不敢讓老闆知道自己不舒服。因為送修的費用很貴怕被嫌棄,所以就硬撐著。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在高速公路上昏倒啊! 想到了高速上的拖車費,車子冒起了冷汗,最後只覺得眼冒金星,輪胎漂浮,然後就沒有知覺了...

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老相識的修車廠,顯然是被拖吊進來的。老闆不見蹤影,四周都是零件和油漬,讓它很害怕。我老了,病了,不管用了! 飽受委屈的車子四處看不到老闆,終於放聲大哭了起來。

這下子大概只會被殺肉(台)了吧...車子好絕望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