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ges

Wednesday, 19 February 2014

遮雨棚下

最近在專用停車位打盹的時候車子偶爾會因為夢到從前在台南分公司的那段日子而驚醒,心裡總覺得有點懷念又有點不可思議。自己這麼一把年紀還不停的從林口到台南陪著老闆跑生意,接老婆,看爸媽,當時雙方都十分確認過不了多久一定是過勞死的下場(車子啦,不是老闆),只希望某天能夠平平安安的在停車位上永久拋錨,再也發動不了,而不是在路上昏倒給那些年輕力壯的跑車們看笑話。誰能預期到老闆一位新同事的媽媽會看上了車子,把它牽回家收養呢?

想到了離別的當天車子不禁熱淚盈眶(其實應該是潤滑油外漏),老闆把它手洗得乾乾淨淨,開到了台南分公司門口,讓新老闆娘親自接手,車子又是不捨又是緊張,儘量裝出一副「我是老臺北」的跩樣子,免得舊巴巴的外觀被新老闆娘嫌棄。新老闆娘是一位溫柔的太太,把它慢慢地開回了新家,作為去菜市場還有道場的代步工具。從此之後車子的生活有了大大的改觀。新老闆娘很寶貝的照顧老車,不但帶它去保養場大大的保養了一番,還替他重新烤漆,讓它永遠擺脫了「小豬肝」的色澤。為了要讓車子不受日曬雨淋(才剛烤漆怎麼能讓它褪色~)還在家門口蓋了一個有遮雨棚的停車位。車子每次停在裡面就忍不住對著附近的鄰居車們擠眉弄眼的炫耀:「我前老闆是個臺北博士經理,天天跟我北中南的東跑西跑,幸好我乖巧又可靠,現在半退休了還有遮雨棚。我在大都市的遭遇啊,你們這些鄉巴佬不會了解的,哼~」。鄰居的車子羨慕又嫉妒,天天期望它光鮮的烤漆哪天被機車刮出一道長長的痕跡⋯⋯